張藝謀和鞏俐感動我的一個畫面


前兩天的一幕讓我有點感動:張藝謀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,拍戲近40年這是他第一次提名並得到金馬獎,鞏俐在台下含淚笑著為他鼓掌,她是本屆的評委會主席。

我感動,在於那一瞬間,我眼前彷彿看到了一段情感如火燃燒、又如火星湮滅的歷史,一段昂揚青春與物是人非的蒼涼往事。
張藝謀和鞏俐,畢竟曾有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,而那已不局限於愛人,而是戰友、師友、藝術世界的知己!他們曾一同合作了《紅高粱》《菊豆》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《秋菊打官司》《活著》等眾多優秀電影,那些電影不只是畫面和時間幀,那些影像是生命、是血淚、是靈魂劇烈的綻放和迸發、是一次深刻的活過、也是中國電影崛起的象徵和永恆經典,這是他們一同創造的,即使如今花開兩朵、天各一方。
不可置否,因為這個女人的加持,張藝謀從默默無聞的攝影師,變成享譽世界的大導演;也因為這個男人的光影,鞏俐走上世界三大電影節的紅毯,成為第一個登上時代周刊的華人明星,被外媒讚譽「東方最美女明星」。
最耀眼的往昔,一定伴隨著最深沉的唏噓,無論是我們的青春,還是我們的感情。
我感動的,是兩個成年人之間的羈絆,彷彿終其一生,都帶著願意為對方做一點什麼的初心去了解、去感激、去慰藉,無關風月,宛如親人。我感動的,是那條狂飆的人生曲線,變成細水長流的直線,兩個人從未失去對彼此的認可和欣賞。
那種境界就好像:我懂你,即使我們永遠不在一起,但我最懂你,我最懂你的美和真,我最懂你靈魂深處的訴求和故事。

鞏俐曾說:
「他是我的青春期教育。很多東西都是他給我的,那是後來才領悟的。他的平和低調,他的刻苦,包括他從不張揚的野心。人總是要付出代價才能明白一些道理……但是我還是很感激遇見了他。」
在我們一生中,遇見激情、遇見一見傾心都不稀罕,稀罕的是遇見了解,遇見惺惺相惜,遇見你懂我的懂、遇見無論如何你都支持肯定的力量、遇見茫茫天地一顆終生孤獨的心被照耀和溫暖的記憶。